2016/09/01 (Thu) 16:40
流年岁月里的故事谁也没有温暖谁


  开始了知道了爱上一个人是多么痛苦的一件事,走在熟悉的城市会觉得陌生,手上捧着的奶茶会觉得冰凉,我会一个人默默地发呆,会忽然抬起头望着天空那一抹忧伤的蓝色,会看到书里一段煽情的文字落泪,会听到一首伤感的歌心痛,我想,着一切都是你给我的。
  
  你对米露的好也越来越明显,你给她打饭,却被她打翻。你给她装热水,却被她扔给你,还烫伤了你的手臂,你送她任何东西,她都直接扔窗外,你对她那么好,却被她伤的体无完肤,我应该是痛痛快快笑一场的,却忍不住为你心疼,我问过米露。那时候的米露是我从未见过的忧伤,那张画着精致妆容的脸,没有眼泪,却打湿了深蓝色的眼影,她一个劲的摇着我的身体,不停地问我“安夏,你是不是爱上他了了,你可以爱上任何人,就是不能爱上她。”米露的情绪很激动,樱粉色的指甲,抓着我手上的皮肤生疼,可是,米露,我该怎么对你说?我爱他,真的很爱很爱他。“对不起,米露。”“不要说对不起,安夏,从今天开始我们从此不是朋友了。”这个世界上,朋友间最伤人的话,不是对不起,也不是我恨你,而是我们从此不是朋友,沈佳浩,爱上你注定我要失去一切。离开时,我听到米露说“安夏,我只剩你了。”我曾经天真的以为我们的友情坚贞不催,现在让我们就做彼此孤单的影子吧。望着米露酒红色的发,我忍住了夺眶而出的泪,在门外大口大口的吞着眼泪。
  
  离开了米露,开始和其他女孩子一样,穿着白色的裙子,扎着马尾辫,和大家吵闹玩笑,很快融入了一个集体,可我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多,心却越来越空,一群人的孤单,一个人的狂欢,是不是这样呢?那天起,我再也没有见到米露,也不敢找她,保持这样的距离或许才是最好的距离。
  
  午后,我坐在操场上看打球,想起了你打球的模样,接到了米露的电话“安夏,我在市中心医院,快过来。”她的声音那么悲痛,应该是发生了大事,我不管不顾地赶到市中心医院“米露,你有没有受伤。”“不是我,是沈佳浩。”沈佳浩,这个我又陌生又熟悉的名字。“他是救我。”我又一次被他对你的爱感动了。“米露,我哥欠你的,我用这条命还了。余下的,就让安夏替我慢慢偿还吧。”病房是冷格调的,你脸色苍白得像是砖瓦上的雪,我也看清了米露手上拿着的是你的病危通知书,我握住你的手,却像是一把沙子,从生命的流逝中滑落,你曾给过我暖阳,而我却连零星的温暖也给不了你,我是应该多惭愧。我靠在你的心口听你说“安夏,我一直以来喜欢的是你,对于米露是愧疚,是责任,所以我不敢喜欢你。我这辈子没有权利爱上任何一个人,我怕你受伤,可是你是个笨女孩,总让我心疼。还记得第一次见你,你连过马路都不会,真是傻的可爱,只是牵牵小手,你的脸红的像孩子的屁股。”我看着你安静的闭上眼睛,像是灵魂被掏空了心,我哭不出眼泪,也不感觉痛,真的麻木了,流泪是一种宣泄的方式,没有眼泪的痛,是痛到极致无声的沉默,米露紧紧抱着我,声音嘶哑说“对不起。”是谁的错?谁都没有错,错的是命运,是时间,是那些本不要我们承担的。
  
  “安夏,你知道吗?沈佳浩的哥哥,是个不学无术的混混,他当时骗我上床,怀了孩子,又逼着我做流产,我父母找他理论,竟被他叫人活活砍死,我当时不想活了,却遇到了你,你是我的萤火虫,温暖了我的时光。”这是沈佳浩和她的故事,她那样的人生又怎么会快乐?我们躲在被窝里,两具冰冷的身体紧紧靠在一起。“米露,我知道那种感觉了,没有阳光,没有温度,是把身子浸泡在海水里的冰冷,无法呼吸。”“安夏,哭出来就好了,没事了,一切都会过去的。”我们抱头痛哭,遗失了很多眼泪,。
  

2016/08/03 (Wed) 17:33
不一樣的桂林 千古靈渠水悠悠





凡來桂林旅遊的遊客,單是對如詩如畫的灕江山水就足夠盡興而返了,對於桂林的山山水水就僅僅如此嗎?當然不止於此,對距桂林只57公里的興安靈渠來說是不公平的,遊客們成立香港公司往往與它擦肩而過,失之交臂。對於桂林人來說,興安這座位於廣西湖南交界的小城,最引人注意的是他的一條千古水渠——靈渠。

  靈渠不是一般通水灌田的溝渠,它是一條古代戰爭的生命線,它是一條和平時期的經濟帶。靈渠是世界上最早的運河,它連接著湘江和灕江,溝通了長江和珠江兩大水系。兩千兩百多年前,秦始皇統一中國後,為了擴大疆域而調動軍隊向南方進攻。由於長江流域與珠江流域之間,橫亙著巍峨的五嶺山脈,陸路崎險,水路不通。為保證軍隊糧草物資的運輸,秦始皇下令開鑿靈渠。

  西元前219年,秦始皇命史祿負責建渠。通過精確測量,史祿在桂北的興安費時3年開鑿了靈渠,奇跡般地把湘江和灕江溝通連接起來。渠成當年,兵員和補給源源不斷地通過靈渠運往Botox瘦面前線,秦軍因此才長驅直入,勢如破竹,嶺南地區也正式併入了秦朝的版圖。


  這條為秦軍平定嶺南的水渠,此後成為了古代湖廣連接嶺南的重要水上樞紐,為促進中原和嶺南的經濟文化交流起到了巨大作用。如今,儘管靈渠作為水上通道的功能已逐漸減弱,但其依舊發揮著農田灌溉、排洪洩洪等的作用。


  靈渠景點裏面的遊人並不多,景區內美麗而恬靜,綠樹掩映的秦堤上偶爾可見提著籃子洗衣的村姑和幾對相互攙扶著的神情安祥的老人。風和日麗的天空中偶爾吹來一陣微風,給古渠營造了一種悠遠、深邃的意境,這樣的天氣最適合抒懷古之情了。

  
新浪博主:@-尋夢遊仙-新浪博主:@-尋夢遊仙-

  欣賞靈渠大小天平壩的最佳位置是分水塘邊的南鬥閣,站在南鬥閣前的江堤上,向江中遠眺,只見人字形的大小天平壩平躺在湘江中,壩面與水面相平。江水溢過水壩,順著壩坡天然貓糧滾滾而下,在陽光中那白色的水花閃動著波光,猶如鯽魚戲水,在壩上歡蹦亂跳著。

  
新浪博主:@-尋夢遊仙-新浪博主:@-尋夢遊仙-

  船渡過分水塘來到大小天平壩的交匯處,近距離可觀察橫臥湘江之上的天平壩。只見壩的邊緣全部用一條條重達數噸的長條石砌成,壩面斜坡之上則是鋪滿了層層的魚鱗狀石條。整個壩面約有20米寬,大天平長380米,小天平長124米。這就是這座水壩所隱藏的秘密。

  
新浪博主:@-尋夢遊仙-新浪博主:@-尋夢遊仙-

  在大小天平壩的交匯處,立著一個用水泥護欄保護著的石柱殘骸,據說這是一件古老的水準測量柱,其使用原理與現代測量儀基本相同,它是在修築人字形天平壩時測量壩體水準高度的。其測量方法是:將測量柱立在大小天平壩的交匯處,在大小天平壩同等距離的地方各立一標杆,然後轉動石柱,通過石柱上方的孔洞,找出相等的水準點。如今,這根石柱也只有下半截還立在壩上。

2016/02/18 (Thu) 12:14
浪漫灑脫的夢想飄逸自由的雲




我們總是匆忙的走著,追逐著各自永恒dream beauty pro 好唔好的方向,以致對周旁的風景視而不見,而永恒,其實在我們抵達不了彼岸。那些我們固執以為的彼岸,終究是我們的臆想而已,那場與青春有關的流年裏,我們弄丟了自己。若時光有張不老的容顏,在那場誰也逃不開的流年裏,我也是否會一如少年時那般勇敢,還會是那個執著到近乎固執的追風少年?如果、也許。。。但又怎會有那麼多的如果呢!我們,始終都只是時間和彼此的過客而已!而時間,一往無前,那些過往,只存於回憶。我們不停的翻弄著回憶,卻再也找不回那時的自己。

生活在這座似乎被遺忘的城市,想出去走走,卻驀然發現,沒了理由或是借口。原來,在不知不覺中已失了隨心的自由,終究還是落了俗套,著了相。其實只因是個很懶的人,在dream beauty pro 好唔好某個地方窩久了,便再也不想挪動,更何況本就是沒有歸屬感的人。本就是凡人,而凡人的幸福總是很簡單的,無非是白天有幾好友能說說笑笑,而晚上還能睡個好覺,或許還應該就此做個俗人便罷了。

想著有李白一樣的,“君不見,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複回。”酒興大作,曠世豁達的胸懷。我夢想著有李清照一樣的如花才情,“生當作人傑,死亦為鬼雄。”如此慷慨雄健、擲地有聲的詩篇,實在是巾幗不讓須眉。我夢想著有朱自清一樣的清新雅致,“曲曲折折的荷塘上面,彌望的是田田的葉子。”在淡淡的月光下,獨處於荷塘世界,成為“自由人”的向往和追求。我夢想著有佛一樣的無量無邊的智慧,常念“阿彌陀佛”,臨命終時得到阿彌陀佛手持蓮臺,觀世音菩薩、大勢至菩薩等清淨大海眾菩薩接引到西方極樂世界。

其實,在來杭州以前,這些就是我。如今,我慶幸dream beauty pro 好唔好來到了宏揚,這裏與西湖近在咫尺,更與魯迅故裏為鄰。節假日便和老公一起去看“接天蓮葉無窮碧,映日荷花別樣紅”夢幻西湖,去“百草園”尋找魯迅筆下的別樣童年……徹底絕緣偷菜和網絡遊戲,除了每天上網看美文詩歌,我還學習寫些文章。看著自己文章被制成精美網頁,傳播於網絡,感覺我離夢想又近了一些。

在我的心中,這些文字象一幅幅富有詩情的畫卷,猶如一片片,總能把我帶入快樂幸福的境界。無數次吟誦著跳動的文字時,我都會回憶起生活中的一幕一幕,我不刻意追求,只想在那超凡脫俗的境界裏,感受生活的旋律,領悟生命的真諦,走進夢想,成就夢想。

2015/08/20 (Thu) 10:43
我們有一個共同的信念:一定要把兒子的病治好!

當年,也就在我讀博士的第一年,兒子患了股骨頭壞死,那時,兒子剛剛三歲,這個病,據說是不死的癌症,她得知了這個消息,連死的心情都有。是我,在這個時候,是我皇室纖形 旺角的樂觀生活態度影響了她,是我的男人的堅韌支撐著她,給予她生活下去的勇氣。也是我們的愛情,使我們經曆了一般人所沒經曆過的風風雨雨、波波折折。我在上海邊攻讀博士,邊給兒子治病;她在家照顧著患病的兒子,無論多麼艱難。那個時候,兒子剛得病時,不僅要理療、吃藥,而且按照醫囑,僅在床上就躺了三年。而我又遠在上海,她一個小女人用自己纖弱的身體支撐著優纖美容這個家,這是何等的偉大,一個母性的偉大,一個妻子的偉大。如今,功夫不負有心人,兒子終於康複了。我們感謝上蒼的恩賜,更感謝我們的愛情。

在我發展事業的過程中,她更是我的compass college 好唔好左膀右臂,更是我最堅定的支持者。失敗了,她鼓勵著我;成功了,她與我共享喜悅。軍功章上有我的一半,更有她的一半。沒有她,我今天的事業何來?她僅40歲,但頭上有了無數的白發——我堅信這一點:我事業的成功,妻子是最大的功臣。

盡管她現在不如過去那樣漂亮,但是我更愛她了,嬌豔相貌隨著歲月將不複存在,但是她那心,愛我的心,隨著歲月流失將越發堅固。

我們共同經曆的蹉跎,使我們的心更加默契,使我們更加堅定我們的愛情,使我們更加珍惜現在,更加向往未來,共同經營我們的情感和婚姻。

2015/08/18 (Tue) 15:57
還有打冰尜(陀螺)的做個小鞭子

54f6a40fbbbf3_-_bleeding-chocolate-glaze-recipe-mslo0910-xl.jpg

用木頭做個冰尜,底尖處釘個小釘,當軸,上頂平的,用彩筆畫了幾個圈,等冰尜一轉起來其彩圈太美麗了。

有玩劃冰車的,用木頭做個小爬犁,兩根主腳上釘上兩根鐵絲,著冰面象冰刀似的。有的人坐在小爬犁上,兩手握把30公分的冰釺,一撐一撐地往前滑行;還有Dream beauty pro 脫毛的用一根冰釺的,1米多長,人站在小爬犁上,冰釺從胯下伸到小爬犁後方,一撐一撐地往前滑行。這些滑具,都是小朋友們自個設計制作,也有的是家人幫助設計制作。那個時候,幾乎每個小朋友都有一件。

一到春季,大坑邊就成了托坯場,誰家建房、修牆、壘垛,都來這裏托坯。我第一次托坯是上中學時,有十六七歲,當時鄰裏蓋房子,因我家修房子人家來了,這次父親不在家我得去還工。托坯是分架的,一付架是有一個人用叉子往鬥裏上泥,兩個抬鬥子泥,岸上一個人用坯模子托坯,一天每個人平均能托150塊左石。我是和我的同學抬泥,從坑下往上抬,一鬥子泥能有180後左右,這對一個強社員來不是問題,但對我們兩個肩膀還沒長成的中學生來說還真困難,只有人家的三分之二,一天下來不但累得我們倆筋疲力盡,而且肩膀疼了幾周。

一到秋季,社員家家都到大坑邊取土,拉回家後和泥抹牆,每家得需要兩小車土。挖土的時間是有學問的,必須在使用前半個月挖出醒上兩周再使用,和泥時放上羊就Dream beauty pro 脫毛再醒三天左右再使用,非常受使的。我家挖土一般要比其他人實早,我在放學有空就提前挖出堆放到沿上,到用時再用小馬車運到家裏,所以土醒透了,比一般人家的好使的。

前段時間,我回趟老家,特意留意下屯中的大坑。現在的大坑已淺多了,坑中也沒有原先那些遼闊的水域。屯子裏的房子全是磚房,不需要在大坑裏取土托坯,也不需要Dream beauty pro 脫毛在大坑裏取土抹牆。屯中的大坑成了“文物遺址”,只能自然地承受著鄉親們的“忍痛割愛”了。

| 主页 |

 主页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