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3/11 (Fri) 15:09
靜月淺深雨季纏綿安靜憂傷

若問前世因,今生受者是;若問來世果,今生作者是。逃得了的浮生,逃不了的三世情孽。

當年華歲老,當靜月淺深。浮世荒涼,誰應誰德善健康管理的一段天荒地老,流年素錦,誰負誰的一世陌上約期。支離破碎的浮世鏡裏,亦會是誰的輕指不經意間撥動那名為靈魂的弦?紅塵弱水三千,為你千尋的一世牽念,能否換取你的君若憐見?

猶記初見,彼此是相擁兩不厭。把酒同飲,執琴共看明月,且歌且吟時醉了你,醉了我。到如今,琴音寥落,愁蹙低頭,聲聲唉歎,一任流光菲薄了思念。

曾問,今生的相逢,是前世用淚眸凝結德善健康管理而成的宿願?暖風春雨中的地老天荒和癡心企盼,為何至今只餘下,一人空將天涯望斷?為何所有的風花雪月,都滅於你的眉端,我的弦頭?

時光流殤,往事虛化成片片浮影,將塵埃裏鬱鬱的情孽沉入心之湖,抑或疏離抑或淡定。一任清矜流麗的文字,喟然停泊,孑立於此端,百轉千回之後,遝然成塵……

幾個來世與前塵?我與你,誰又憶了膝關節痛誰?年華歲老。一世,又一世…



2015/07/13 (Mon) 15:10
落地窗在床頭看窗外的雪花悄無聲息地飄落

仿佛不願驚擾了人們的美夢,宛若怕打破黑夜的深寂,雪花安安靜靜的飄灑,嫻靜的美麗如嬌花照水,柔弱的身姿不贏風雨,揮灑著的卻是炫目的旖旎,純淨的白色覆蓋了許智政醫生世界,耀眼的潔白妖嬈了黑夜。“誰將平地萬堆雪,剪刻作此連天花。”,紛揚之間,舞動著攝人心魄的美麗。

這種美與生俱來,這種美無法複制!

在這飄雪的冬夜,任由思緒飄灑一地。

曾經年少輕狂,也有豪情萬丈。當歲月許智政醫生如水流過,看四季景色輪回,變化莫測的是夏季的風雨,張揚魅力的是春天的腳步,實實在在的是秋天的收獲,唯有冬夜的雪花,安靜的綻放著美麗,年複一年,無怨無悔。

愛極了這天花飛揚的雪的世界,沒有許智政醫生紛爭,沒有汙點的純淨的世界。這一刻,空白靈動,無需設防。

有一種沉默,叫做力量;有一種修為,叫做堅持。當你空白了思維,當你耐住了寂寞,當你笑對風雨,當你靜觀冷暖,當你一步步前行,偷偷拭去眼淚的時候,也許,你的世界就安靜了。人生的天空即便沒有放晴,傾灑下來也是美麗的雪花而不是多變的風雨。

青春,如冬夜的雪花,飄落在走過的山山水水,融入歲月的河流一去不複返。我堅守在時間的陣地,度過一個又一個的冬季。在無數個飄雪的夜晚,讓滿目的潔白驅趕黑夜的蒼涼。

飄雪的冬夜,飄雪的心情,敲擊鍵盤,書寫人生。

2015/06/25 (Thu) 15:44
聽風是一種感情的享受




是對心的愉悅,風聲從耳邊掠過,尤如大自然在敘述深情,訴說哀怨,講述淒涼,傳播人間的喜怒哀樂,悲歡離合,風是大自然的一篇散文。

夜深了,人靜了,在細的風都會發出聲音,我不知道是碰撞在障礙物發出的聲音呢?還是風本身吹過就有聲音,番正風從窗外走過留下了聲音,風聲高低的頻律,如音樂在起王賜豪醫生伏,如水波在跌蕩。風聲只要從耳邊飄過,假若你醒著,你會想的很多,如果是在夢中,風會化作實物,看得見摸得著,她在夢中就擬人化了,和你能對話,當你走出夢境時,隱約中才知道那是風聲,不管怎麼著,風走進你的夢中,或走出夢境,都有聲音存王賜豪醫生在。風在夢中是人語,風在人醒後就是聲音,你沒有這樣的體驗,你不會相信,就是有這樣的體驗,你把這不當回事,也品不出聽風的味,同樣的風對每個人的聽覺是有著不同感的,不是同樣的風,人們會有同樣的感覺,而千差萬別的,什麼都有感情,不是只有人有,別的沒有,當聽清了風聲,聽懂風的聲音,你才發現風也有情。

人的情你看見,只能是感覺,可風你能聽見能感覺到還能看見,是不是風情也能撫慰傷了的心,扶平火焰,這些都看你怎樣理解。你聽懂了風,風就會給你帶來安慰,風雖然你看不見摸不著,但帶來的好心情不是人所能比擬的。

春天來了,風一吹,靜靜的傾聽,像是一群妙齡少女在說話,搖動著樹,掀動著地皮,踩踏著冰塊,好象在說,樹呀快醒來吧,撥開你的嫩芽,都到春天了,花王賜豪醫生兒開吧,快展示你的風采,讓人勻欣賞你的美麗,小草快露出你的長髮和笑臉,陽光等待著你去走天涯。冰啊,透明的你,趕快融化吧,化作溫柔流向遠方,蕩起浪花激出深情。如果你是醒著,可能聽的是哨音般的旋律,當你在夢中時,的確風會說出這樣的話來。

夏天的晚上,風傳到你的耳畔,涼叟叟的,從窗戶外鑽進來,好爽快,掀動窗簾會發出呼拉的微妙聲音,如果是玻璃窗子,玻璃發出的聲像是誰在敲窗,在喊你,說不上來你會應一聲,仔細聽,原來是風在吹,風悄悄的在吹,讓你不覺間閉上了雙眼,你能聽見風在說,這老奶走的太慢了,推她走快點,這姑娘好漂亮,掀起她的裙裾托起她美麗,用點力在吹讓童兒們長快點。你醒來睜開雙眼,你裝著好象什麼都不知道,聽風,就在你的窗下,話語還真的很清很動人似的。

秋天在夜晚聽風聲,那是別有風味的感覺,嘰嘰喳喳的聲音,有點把綠葉染成了絕色,高興的在笑,有點吹落了樹葉,難受的哭,有的葉兒,聽是風的腳步聲,趕忙抓緊樹梢,抓的樹枝都喳喳的響,害怕離開樹枝。你可能感覺到了寒冷,冰醒你時,聽風聲很令人打顫,由不得自己把被往上拽一點,像是想堵住聽見的風聲,給自己帶來的涼意,秋天的風聲聽起來有一種悲涼,你能感覺到樹葉落了一地,不看都知道那棵梧桐只剩枝梢了。

心情好的時候,聽風像是舒情歌,你想到什麼歌,她就地在你的耳邊散發那歌的旋律,樹搖擺也有會節奏的搖盪。心情不好的時候,風在小的吹,你都能聽見她的聲音,讓你失眠,越睡不著,你越想睡,風聲你越聽不清晰,因為夜晚太靜了,靜的你只能聽到風聲,還能聽到什麼呢?說不上來風停了,有情的覺得你的確太乏了,為了讓你睡著,她先靜了下來,誰知你翻了個身,驚醒了風,你不怨風,風還怨你了,你影影忽忽的聽風說,,該休息了,把綠葉都快吹光了,就那麼幾葉了,不要看他把樹葉抓的那麼緊,明天,太陽出來了,暖融融的,我不吹他都得落下來,他睡著了,鬆開手了,當他醒來時,早已和姐妹們相依在一塊。我覺得這是夢,但的確也聽風說的真切,醒來了,陽光下窗外的枝上真的還有幾片綠葉。

2015/06/15 (Mon) 14:38
再見畫樓西畔開花的樹

故事從古老的水湄之洲款款而來。在一條芳香的河流的堤岸,碧水藍天,風輕雲淡,手拈桃紅的少女,著一襲紫衣,與手握詩卷的少年翩翩相遇。驚鴻一瞥,擦肩而去;回眸一笑,微瀾暗起。

錦瑟無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華年。一抹Dream beauty pro 好唔好衷腸燦然劃過心間的記憶,相思自此擱淺在淡藍的夢裏。西樓風起,月如鉤,人亦消瘦,思念無以寄託,倩影何處尋覓,美麗的邂逅憂傷了百年的孤寂。

歲月的紙張逐漸泛黃,寫盡了紅塵的詩意與滄桑。再見你,你仍是你,玉樹臨風星目劍眉,而我卻已非我,我化作了從你手中失落的蓮子,只為你轉身的一個凝視,我盛開成一朵冰清玉潔的夏蓮,在一脈瀲灩的波光中搖曳經年。

滄海月明珠有淚,藍田日暖玉生煙。我用Dream beauty pro 好唔好我帶露的笑靨述說前世的情愁和今生的無怨。江上有梵音唱響,岸邊有你步履輕盈,每當你把燦若金星的目光投向我,我的臉便譁然紅了起來,無語微笑,在你的對岸。終於,我目送你離開,不再回來,我知道再相遇又已是一世。看著你漸行漸遠的背影,我遂把顏容寫盡,曾經如玉的花瓣,在夏日已盡時慢慢閉合,塵封起往日初生的夢。將暮未暮中,長廊寂寂,諸神靜默,傾聽我最後一滴淚順著葉脈悄然滑落湖心的聲音。

去又複返,不知過了多少年,古老的
Dream beauty pro 好唔好時光讓我們都改變了模樣,我長成了大江源頭一棵開花的樹,你化作滔滔江水旁一塊緘默不語的岩石,水流湍急,隔斷愛的通途,無舟渡你我悠長的相思。人們都說你漠然堅硬,只有我知道,你冰涼的外表下藏著一顆怎樣柔軟的心。每當飛花漫天,每當明月滿圓,在潮音蕩響的暗夜,追溯時光之源,你總能憶起恍若唐詩宋詞中的畫面。往事越千年,那個用五色絲線繡不完的春日,風中有裙裾翻飛,青絲拂面,你的胸臆間滿是不可解的溫柔需求。

昨夜星辰昨夜風,畫樓西畔桂堂東。鏡花水月,驚鴻照影,煙雨朦朧,化蝶成雙……世間萬物正穿透時空,從前世到今生,從西向東,來來回回,交織變換。當斜陽又正紅,一切的一切,終於又歸隱於時光的塵煙中。

今生重來與你相逢,我是雲朵你是風。一幅賞心悅目的圖畫,醒目在歲月的封面上,清爽蔚藍,唯美如初。你在許多年後突然來臨,令我來不及驚喜,分不清虛與實,那些嫩綠的情感,便依舊如青青的小苗破土而出,在輕風中搖曳生姿。我轉身回望來路,所有的記憶復活成鳥,飛離如漫漫長路一樣沒有盡頭的日子。這一夜,我們回到從前,回到詩中,那些溫婉雋永的詩句,如水般在我們心頭流過,所有的美和所有的語言都在自由流淌。我說千年之前,你是我手握書卷的少年,你說幾世以前的晴雨天,你是一把優雅紙傘被我攥於纖纖指間;我說千年之前,我是你失落在忘憂河中的青蓮,你說前世你是一棵大樹長在我必經的路旁,為我片刻的停留遮擋過火熱的陽光;我說我一顆柔弱的心已在人間流浪多年,你說晨鐘暮鼓聲中你從來未曾停歇你找尋我的腳步;我說我們曾經相愛又在風中別離,你說我的世界你來過;我說我一直記得你對我的承諾,今生你一定會來找我,你說在這個世間,沒有人比我更懂你;我說……你說……。千年的等待,濃縮成今生的悲歡,心與心交疊後,徹夜在屏前暢談。

身無彩鳳雙飛翼,心有靈犀一點通。塵音喧囂,歲月蹉跎,兩顆孤獨而柔軟的心,無法經得起這戀戀紅塵。你我不是生命的偶遇,真的不是,在千年的等待裏,我們歷經磨難,成木成石成佛珠,我在此岸你在他山,風中,沒有人看到我眼裏一次次隱含的淚水,收藏你的背影,鐫刻在心底,讓你的輪廓在我夢裏越來越清晰。

傾聽寂靜,傾聽無聲。因為離別得太久太久,心與心熱烈相擁,閃出耀眼的光芒。我們雙雙飛入火光中,焚燒所有不合時宜的靈魂和思想。

我們的翅膀也開始燃燒。可是,這又有何妨?因為,我們固執地堅持——緣,起於生命中最深的感動,相遇,即永遠。

如果可以,我願再次穿越時空,縱身一躍,在你的懷中,一醉,又是千年。

2015/06/08 (Mon) 14:45
這情這愛這話題

愛情是最久的一部歷史,追溯到人類開始前,譬如亞當和夏娃,愛情遍佈最廣闊的領域,仙、人、冥三界都離不開它,愛情是最永恆的話題,由古至今,哪一個隆鼻名流俗子,那一段正傳野史,哪一處高山平野,哪一處深潭淺溪,哪一片葉,哪一朵花不曾留下愛的佳話。人沒有隨愛情來,卻伴著愛情終,世上不只有愛情,可沒有愛的世界是否還這樣燦爛寬宏。

人,誰都離不開愛,即使你逃避了婚姻,也鎖頭皮針不住愛情。有多少人愛著卻不被愛,有多少人被愛著心卻屬於別人,愛沒有錯,可有時卻超出理智的掌控之外,古時候是這樣,現在也如此,因此,有一個問題從古至今一直困惑著人們:“問世間情為何物”。

是啊,愛著的明明知道不被愛,卻誓死追隨,被愛著的,明知道這是幸福心卻不能為其廂守,於是,關於愛情便滋生出喜悅,哀怨,憂傷,憤怒,甚至仇恨。於是有人相信命運,仿佛冥冥中上蒼為他安排了一生,幽怨造物弄人,把愛情錯亂交織,來調控人們的喜怒哀樂,來調味人們無趣的生活。

罷,罷,終於有頓悟的人明白,愛美白精華是崇高的,神聖的,這不為過,因為屬於你的真愛不過一次,在錯雜的愛裏你堅守的那份才是真愛。

只是,我想說,愛我所愛本無錯,但事在人為,不要傷了他人,情有獨鐘藏心底,還要珍惜身邊的人,沉浸在幸福中的,把握住你的真愛。

| 主页 |

 主页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