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4/27 (Mon) 10:45
花開無語落迷離



以心悟意,於一嫋煙塵裏皈依,原來,禪意不在寺院,不在古佛,不在俯首叩拜間,亦不必缽盂聲聲。雙手合十,心,沉靜於阡陌紅塵,拂塵,拈花,聽風,或許某一粒微翊的存在,皆入禪意。花落迷離,在一朵花開的時光裏坐晚,生命,以一瓣一瓣的盛開與絮落漫旅。在一場心事未遇見之前,花心含苞,輕塵,結伴風姿的婉意,落於花翎的是紅塵的氣息,亦如煙火的味道,繚繞於眼湄,穿行於指隙,冉冉生姿,異形萬般。

風指溫存,撫暖每一季心語,於季節的清洗地氈深腹嫋然婉轉。冬梅,夏荷,春蘭,秋菊,每一季花意皆是點授了時光的禪意吧,開到靈魂裏,才不會荼蘼。

在眉角涔意著一枚盈爍,你不必在意它凝結的思緒。悲與喜皆可以泣零,均緣於心生感動。感動,是一枚柔軟,而柔軟到骨心,便是慈悲。佛法無邊,禪意無際,可以會意於一花一草,一山一石,一溪一泉,包括一暖一寒。有些不想言語了,那便坐在時光的專業司儀課程青石上,聽流年慢慢數過。數過光陰,於是便明瞭了寒暖的真正寓意。

把一些陳年經久的往事翻曬,很多次,總有屯門通渠種如若隔世的感覺,或許,於意象裏早已百轉輪回。有沒有那麼一個時刻,在極具恍惚又清晰的意念裏,感覺今生似乎一切皆是往世的重置。就那樣混沌到不願清醒,想來,無法清醒的心緒亦或隱匿著一枚真意吧。

2015/04/08 (Wed) 16:42
自己的生長規律

窗戶裏向外望去,隔壁家的桃樹桃花開的十分熱鬧,一簇一簇的,粉嫩粉嫩的,就真應了“滿園春色關不住,一枝紅杏出牆來。”看那一團團的桃花,就像羞紅夏日減肥了臉的少女一樣,綠葉在一旁,是靜靜的觀賞者,看著姑娘們展現自己。

突然,在牆的這一邊,一棵不到兩米的玉蘭樹上,是的,據我目測的確不到兩米,在它的枝頭上也很熱鬧,在去年,這棵玉蘭像是著魔了一樣,不管你怎樣elyze價錢它就是不開花,所以阿姨一氣之下就把它的枝葉砍去了不少,與原來相比差不多矮了一半,初春時這棵玉蘭一片葉子都沒有長,但是現在,我仔細的數了又數,沒錯,它開花了,它不到兩米,矮矮的枝頭竟然開了十四花,現在這個時候早開得玉蘭基本上凋謝了,但是它卻開了,連旁邊的桃花都羞赫不已。

我一直盯著它看,它也在看著我,枝頭的願景村玉蘭挑釁似的看著我,那模樣,仿佛說:“你們去年砍了我的枝芽,那又怎樣,今年我要怒放,讓你們這些無知的人類看看我的厲害。”看著枝頭上的玉蘭,我心裏的震撼不只一點,是很多很多點,看著被人類的斧子砍下枝芽的玉蘭,它的經歷與結果與我們是多麼的相似又多麼的不同,貝多芬在雙耳失聰的情況下仍然緊緊地扼住命運的喉嚨,從而鑄就了他的輝煌。

人生就像一盤棋局,人永遠都處於當局者迷旁觀者清的狀態,贏了,你就是主宰,倘若輸了,那你的命運將會被主宰,任何人都不可能也都不會未卜先知,在這茫茫的宇宙中,萬物都有著自己的生長規律,即使是短載的錯位也要回歸原位,在這樣的世界裏,我們自認為是天地的主宰者為何還要如此的脆弱,連一棵樹都比不上,樹尚且知道要展示自己的風采,那人呢?

人也需要怒放的生命。人活在世,只有一次機會,就要活得漂亮而不是窩囊,在生命綻放的春天,更要將生命綻放屬於它的春天,有人認為只有英雄的生命才會怒放,而我認為,只要認真地對待自己的生命,生命就會怒放,就會展現它的光彩與輝煌。

| 主页 |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