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8/20 (Thu) 10:43
我們有一個共同的信念:一定要把兒子的病治好!

當年,也就在我讀博士的第一年,兒子患了股骨頭壞死,那時,兒子剛剛三歲,這個病,據說是不死的癌症,她得知了這個消息,連死的心情都有。是我,在這個時候,是我皇室纖形 旺角的樂觀生活態度影響了她,是我的男人的堅韌支撐著她,給予她生活下去的勇氣。也是我們的愛情,使我們經曆了一般人所沒經曆過的風風雨雨、波波折折。我在上海邊攻讀博士,邊給兒子治病;她在家照顧著患病的兒子,無論多麼艱難。那個時候,兒子剛得病時,不僅要理療、吃藥,而且按照醫囑,僅在床上就躺了三年。而我又遠在上海,她一個小女人用自己纖弱的身體支撐著優纖美容這個家,這是何等的偉大,一個母性的偉大,一個妻子的偉大。如今,功夫不負有心人,兒子終於康複了。我們感謝上蒼的恩賜,更感謝我們的愛情。

在我發展事業的過程中,她更是我的compass college 好唔好左膀右臂,更是我最堅定的支持者。失敗了,她鼓勵著我;成功了,她與我共享喜悅。軍功章上有我的一半,更有她的一半。沒有她,我今天的事業何來?她僅40歲,但頭上有了無數的白發——我堅信這一點:我事業的成功,妻子是最大的功臣。

盡管她現在不如過去那樣漂亮,但是我更愛她了,嬌豔相貌隨著歲月將不複存在,但是她那心,愛我的心,隨著歲月流失將越發堅固。

我們共同經曆的蹉跎,使我們的心更加默契,使我們更加堅定我們的愛情,使我們更加珍惜現在,更加向往未來,共同經營我們的情感和婚姻。

2015/08/18 (Tue) 15:57
還有打冰尜(陀螺)的做個小鞭子

54f6a40fbbbf3_-_bleeding-chocolate-glaze-recipe-mslo0910-xl.jpg

用木頭做個冰尜,底尖處釘個小釘,當軸,上頂平的,用彩筆畫了幾個圈,等冰尜一轉起來其彩圈太美麗了。

有玩劃冰車的,用木頭做個小爬犁,兩根主腳上釘上兩根鐵絲,著冰面象冰刀似的。有的人坐在小爬犁上,兩手握把30公分的冰釺,一撐一撐地往前滑行;還有Dream beauty pro 脫毛的用一根冰釺的,1米多長,人站在小爬犁上,冰釺從胯下伸到小爬犁後方,一撐一撐地往前滑行。這些滑具,都是小朋友們自個設計制作,也有的是家人幫助設計制作。那個時候,幾乎每個小朋友都有一件。

一到春季,大坑邊就成了托坯場,誰家建房、修牆、壘垛,都來這裏托坯。我第一次托坯是上中學時,有十六七歲,當時鄰裏蓋房子,因我家修房子人家來了,這次父親不在家我得去還工。托坯是分架的,一付架是有一個人用叉子往鬥裏上泥,兩個抬鬥子泥,岸上一個人用坯模子托坯,一天每個人平均能托150塊左石。我是和我的同學抬泥,從坑下往上抬,一鬥子泥能有180後左右,這對一個強社員來不是問題,但對我們兩個肩膀還沒長成的中學生來說還真困難,只有人家的三分之二,一天下來不但累得我們倆筋疲力盡,而且肩膀疼了幾周。

一到秋季,社員家家都到大坑邊取土,拉回家後和泥抹牆,每家得需要兩小車土。挖土的時間是有學問的,必須在使用前半個月挖出醒上兩周再使用,和泥時放上羊就Dream beauty pro 脫毛再醒三天左右再使用,非常受使的。我家挖土一般要比其他人實早,我在放學有空就提前挖出堆放到沿上,到用時再用小馬車運到家裏,所以土醒透了,比一般人家的好使的。

前段時間,我回趟老家,特意留意下屯中的大坑。現在的大坑已淺多了,坑中也沒有原先那些遼闊的水域。屯子裏的房子全是磚房,不需要在大坑裏取土托坯,也不需要Dream beauty pro 脫毛在大坑裏取土抹牆。屯中的大坑成了“文物遺址”,只能自然地承受著鄉親們的“忍痛割愛”了。

2015/08/11 (Tue) 14:36
那個面孔從出現在我生命裏之後就再也沒有消失過

我如同中毒般狼狽不堪。只是這個面孔平常她潛伏著,讓我難以發覺,然後在不同的場合不同的時間裏不斷的侵襲著我的大腦。其實我很難解釋為什麼這個女生會一直存在我的腦海中,大概有很長的日子了吧。我只記得很久以前我對她說過一句話:我愛你。我跟她說過的話很多,現在你就記得這句了。我不知道這句或者我跟她說過的更多的話她有沒有記得過一句。總之我還記得這句,我知道我是很喜歡很喜歡她的,以至reenex於我認為我是愛她的。很遺憾,我還知道她不喜歡我,就更別說愛了。於是我在發現我把這座城市的酒全部喝完也不可能讓她愛上我之後決定放棄了對她的追求。就當我做了一個夢,但讓我懊惱的是這個夢的後遺症我難以根除。在這個過程中我發現唯一的好處是我成功的拉動了這座城市的GDP,我想這個世上每天都有無數男同胞在為拉動GDP而默默奉獻著,所以我認為這個社會的酒產業是要感謝廣大女性的。

這是我第一次一個人站在如此的高度去俯瞰這座城市,我發現它原來如此的小,我伸開手掌就能將它給抓住,對它的神秘感頓時消失的無影無蹤。而現在我是要好好享受這種一個人寂靜的感覺,如此新鮮和暢快。終於沒有人能對我指手畫腳了,甚至於我用盡吃奶的力大喊一聲:***,我愛你。也不用擔心會收到雞蛋白菜,不會接受到鄙視的目光和“傻B”表揚了,這就是傳說中的“一人世界”了。而大腦在軀體無法正常工作之後做出了比平時多了幾倍的工作,活躍程度可與午夜紅燈區裏的妓女相比而不遜色了。我一度認為我已經處於大腦混reenex亂精神失常的狀態。我曾相信這樣的“一人世界”能挖掘一個人大腦的終極潛力。但我開始擔心有一天我會如海子般年紀輕輕就因為阻止列車與鐵軌的親吻而活生生被擠壓而死。這種臨死還可能由於骨骼太硬造成列車失控讓幾千人陪葬的舉動是非常不對的。

所以我寧願從始至終我想的都只是那個女生而已,起碼這樣可以讓我稍微覺得好過一點。雖然我知道她永遠不可能成為我的女人,但起碼我不會因為想太多其他而做出對社會有危害的舉動出來。同時她還讓我知道我對異性是還有很大興趣的。有人說人這一生是要用來找到生命的另一半的,否則reenex他的人生是不完整的,我可不想不完整的離開這個社會。所以我堅持認為以前的和尚道士的人生是不完整的,現在他們應該是想到了這一點,所以和尚道士也正常娶妻生子了,可不知道他們的後代是不是還是和尚或者道士,也不知道他們的另一半是不是尼姑額。

2015/08/05 (Wed) 10:53
道不清世間百味眉眸若遠山含煙

青蕪淺,紅槿盛,楚臺風環永豐柳;簪花落,玉梳殘,相思樹別杜康酒。舊燕新飛,孤鷺長鳴,素商白水又淒清,天高雲淡,此意難留。

誰曾人面桃花,嫣然而笑;楚韻風href="http://www.hosremortgage.com/tc/reference.html">居屋
姿似烏玉流泉,青絲曼舞,雲袖飛揚,裙裾絢爛如芙蕖綻放,一顰一笑,淡愁薄籠,婉婉流傾的風華,氤氳開歲月無情的風霜。

當年踟躕於夜闌,在花箋上寫下含蓄牛熊證發行商的婉詞,待到燭蕊凋盡,珠簾甫卷,才緩緩對未曉吟出;那一年雪域盛開的優缽羅花,築在一簾幽夢間,待君折花攜清香而來,共看暖江素月。為誰,因等待彈斷了又一根吳絲琴弦?為誰,空鎖了又一季的眉頭,高樓總望斷?

青山白頭,綠水皺面;玉砌亭閣,昔人已去,不複來。

幾番清霜,幾番波光雲影、花落花開。或閑庭漫步,反彈箜篌絕音;或經書幾卷,青燈古佛相伴。獨對燈花瘦盡千宵,任重重流蘇帳迎著寒風搖曳,一載清麗詞華,熬過了頗黎枕間的輾轉反側,才換得淡然回眸,忘卻俗世。

君可曾,看江河回旋東去,孤煙直上天霄;君可曾,聽塞外鞺鞳馬蹄聲,挾卷了漫天黃沙,只餘駝鈴悠悠;縱恪守的執著如初,縱鐫刻的笑顏依舊,卻再不是那個落梅雪亂,笛聲悠靈的純真少年。

此刻煙水茫茫,渡不到彼岸的扁舟,兀自飄零到天涯,流光空照璀璨煙華瀉了滿幕;此時微雨霽靄,敲落了心扉的雨點,是曾經難眠的淚。相諾過碧nu skin 香港落黃泉,生死不變,卻歎無常世事,由不得心之所向,桎梏了彼時的誓言。停佇在紅塵綺陌上,散去綰發的同心結,是否也散盡了過往的情結?

清茶一盞,銅樽染香,古舊的陽春白雪訴盡煙景;木魚聲聲,彈破六道輪回之苦。誰勘破了往事,兩袖清風任去留;誰放下了執念,落英滿天得自在?

| 主页 |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