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6/15 (Mon) 14:38
再見畫樓西畔開花的樹

故事從古老的水湄之洲款款而來。在一條芳香的河流的堤岸,碧水藍天,風輕雲淡,手拈桃紅的少女,著一襲紫衣,與手握詩卷的少年翩翩相遇。驚鴻一瞥,擦肩而去;回眸一笑,微瀾暗起。

錦瑟無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華年。一抹Dream beauty pro 好唔好衷腸燦然劃過心間的記憶,相思自此擱淺在淡藍的夢裏。西樓風起,月如鉤,人亦消瘦,思念無以寄託,倩影何處尋覓,美麗的邂逅憂傷了百年的孤寂。

歲月的紙張逐漸泛黃,寫盡了紅塵的詩意與滄桑。再見你,你仍是你,玉樹臨風星目劍眉,而我卻已非我,我化作了從你手中失落的蓮子,只為你轉身的一個凝視,我盛開成一朵冰清玉潔的夏蓮,在一脈瀲灩的波光中搖曳經年。

滄海月明珠有淚,藍田日暖玉生煙。我用Dream beauty pro 好唔好我帶露的笑靨述說前世的情愁和今生的無怨。江上有梵音唱響,岸邊有你步履輕盈,每當你把燦若金星的目光投向我,我的臉便譁然紅了起來,無語微笑,在你的對岸。終於,我目送你離開,不再回來,我知道再相遇又已是一世。看著你漸行漸遠的背影,我遂把顏容寫盡,曾經如玉的花瓣,在夏日已盡時慢慢閉合,塵封起往日初生的夢。將暮未暮中,長廊寂寂,諸神靜默,傾聽我最後一滴淚順著葉脈悄然滑落湖心的聲音。

去又複返,不知過了多少年,古老的
Dream beauty pro 好唔好時光讓我們都改變了模樣,我長成了大江源頭一棵開花的樹,你化作滔滔江水旁一塊緘默不語的岩石,水流湍急,隔斷愛的通途,無舟渡你我悠長的相思。人們都說你漠然堅硬,只有我知道,你冰涼的外表下藏著一顆怎樣柔軟的心。每當飛花漫天,每當明月滿圓,在潮音蕩響的暗夜,追溯時光之源,你總能憶起恍若唐詩宋詞中的畫面。往事越千年,那個用五色絲線繡不完的春日,風中有裙裾翻飛,青絲拂面,你的胸臆間滿是不可解的溫柔需求。

昨夜星辰昨夜風,畫樓西畔桂堂東。鏡花水月,驚鴻照影,煙雨朦朧,化蝶成雙……世間萬物正穿透時空,從前世到今生,從西向東,來來回回,交織變換。當斜陽又正紅,一切的一切,終於又歸隱於時光的塵煙中。

今生重來與你相逢,我是雲朵你是風。一幅賞心悅目的圖畫,醒目在歲月的封面上,清爽蔚藍,唯美如初。你在許多年後突然來臨,令我來不及驚喜,分不清虛與實,那些嫩綠的情感,便依舊如青青的小苗破土而出,在輕風中搖曳生姿。我轉身回望來路,所有的記憶復活成鳥,飛離如漫漫長路一樣沒有盡頭的日子。這一夜,我們回到從前,回到詩中,那些溫婉雋永的詩句,如水般在我們心頭流過,所有的美和所有的語言都在自由流淌。我說千年之前,你是我手握書卷的少年,你說幾世以前的晴雨天,你是一把優雅紙傘被我攥於纖纖指間;我說千年之前,我是你失落在忘憂河中的青蓮,你說前世你是一棵大樹長在我必經的路旁,為我片刻的停留遮擋過火熱的陽光;我說我一顆柔弱的心已在人間流浪多年,你說晨鐘暮鼓聲中你從來未曾停歇你找尋我的腳步;我說我們曾經相愛又在風中別離,你說我的世界你來過;我說我一直記得你對我的承諾,今生你一定會來找我,你說在這個世間,沒有人比我更懂你;我說……你說……。千年的等待,濃縮成今生的悲歡,心與心交疊後,徹夜在屏前暢談。

身無彩鳳雙飛翼,心有靈犀一點通。塵音喧囂,歲月蹉跎,兩顆孤獨而柔軟的心,無法經得起這戀戀紅塵。你我不是生命的偶遇,真的不是,在千年的等待裏,我們歷經磨難,成木成石成佛珠,我在此岸你在他山,風中,沒有人看到我眼裏一次次隱含的淚水,收藏你的背影,鐫刻在心底,讓你的輪廓在我夢裏越來越清晰。

傾聽寂靜,傾聽無聲。因為離別得太久太久,心與心熱烈相擁,閃出耀眼的光芒。我們雙雙飛入火光中,焚燒所有不合時宜的靈魂和思想。

我們的翅膀也開始燃燒。可是,這又有何妨?因為,我們固執地堅持——緣,起於生命中最深的感動,相遇,即永遠。

如果可以,我願再次穿越時空,縱身一躍,在你的懷中,一醉,又是千年。

<< 當踏青賞花旅遊時 | 主页 | 這情這愛這話題 >>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