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8/05 (Wed) 10:53
道不清世間百味眉眸若遠山含煙

青蕪淺,紅槿盛,楚臺風環永豐柳;簪花落,玉梳殘,相思樹別杜康酒。舊燕新飛,孤鷺長鳴,素商白水又淒清,天高雲淡,此意難留。

誰曾人面桃花,嫣然而笑;楚韻風href="http://www.hosremortgage.com/tc/reference.html">居屋
姿似烏玉流泉,青絲曼舞,雲袖飛揚,裙裾絢爛如芙蕖綻放,一顰一笑,淡愁薄籠,婉婉流傾的風華,氤氳開歲月無情的風霜。

當年踟躕於夜闌,在花箋上寫下含蓄牛熊證發行商的婉詞,待到燭蕊凋盡,珠簾甫卷,才緩緩對未曉吟出;那一年雪域盛開的優缽羅花,築在一簾幽夢間,待君折花攜清香而來,共看暖江素月。為誰,因等待彈斷了又一根吳絲琴弦?為誰,空鎖了又一季的眉頭,高樓總望斷?

青山白頭,綠水皺面;玉砌亭閣,昔人已去,不複來。

幾番清霜,幾番波光雲影、花落花開。或閑庭漫步,反彈箜篌絕音;或經書幾卷,青燈古佛相伴。獨對燈花瘦盡千宵,任重重流蘇帳迎著寒風搖曳,一載清麗詞華,熬過了頗黎枕間的輾轉反側,才換得淡然回眸,忘卻俗世。

君可曾,看江河回旋東去,孤煙直上天霄;君可曾,聽塞外鞺鞳馬蹄聲,挾卷了漫天黃沙,只餘駝鈴悠悠;縱恪守的執著如初,縱鐫刻的笑顏依舊,卻再不是那個落梅雪亂,笛聲悠靈的純真少年。

此刻煙水茫茫,渡不到彼岸的扁舟,兀自飄零到天涯,流光空照璀璨煙華瀉了滿幕;此時微雨霽靄,敲落了心扉的雨點,是曾經難眠的淚。相諾過碧nu skin 香港落黃泉,生死不變,卻歎無常世事,由不得心之所向,桎梏了彼時的誓言。停佇在紅塵綺陌上,散去綰發的同心結,是否也散盡了過往的情結?

清茶一盞,銅樽染香,古舊的陽春白雪訴盡煙景;木魚聲聲,彈破六道輪回之苦。誰勘破了往事,兩袖清風任去留;誰放下了執念,落英滿天得自在?

<< 那個面孔從出現在我生命裏之後就再也沒有消失過 | 主页 | 這世界無論如何總有讓人寶愛的理由 >>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