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8/11 (Tue) 14:36
那個面孔從出現在我生命裏之後就再也沒有消失過

我如同中毒般狼狽不堪。只是這個面孔平常她潛伏著,讓我難以發覺,然後在不同的場合不同的時間裏不斷的侵襲著我的大腦。其實我很難解釋為什麼這個女生會一直存在我的腦海中,大概有很長的日子了吧。我只記得很久以前我對她說過一句話:我愛你。我跟她說過的話很多,現在你就記得這句了。我不知道這句或者我跟她說過的更多的話她有沒有記得過一句。總之我還記得這句,我知道我是很喜歡很喜歡她的,以至reenex於我認為我是愛她的。很遺憾,我還知道她不喜歡我,就更別說愛了。於是我在發現我把這座城市的酒全部喝完也不可能讓她愛上我之後決定放棄了對她的追求。就當我做了一個夢,但讓我懊惱的是這個夢的後遺症我難以根除。在這個過程中我發現唯一的好處是我成功的拉動了這座城市的GDP,我想這個世上每天都有無數男同胞在為拉動GDP而默默奉獻著,所以我認為這個社會的酒產業是要感謝廣大女性的。

這是我第一次一個人站在如此的高度去俯瞰這座城市,我發現它原來如此的小,我伸開手掌就能將它給抓住,對它的神秘感頓時消失的無影無蹤。而現在我是要好好享受這種一個人寂靜的感覺,如此新鮮和暢快。終於沒有人能對我指手畫腳了,甚至於我用盡吃奶的力大喊一聲:***,我愛你。也不用擔心會收到雞蛋白菜,不會接受到鄙視的目光和“傻B”表揚了,這就是傳說中的“一人世界”了。而大腦在軀體無法正常工作之後做出了比平時多了幾倍的工作,活躍程度可與午夜紅燈區裏的妓女相比而不遜色了。我一度認為我已經處於大腦混reenex亂精神失常的狀態。我曾相信這樣的“一人世界”能挖掘一個人大腦的終極潛力。但我開始擔心有一天我會如海子般年紀輕輕就因為阻止列車與鐵軌的親吻而活生生被擠壓而死。這種臨死還可能由於骨骼太硬造成列車失控讓幾千人陪葬的舉動是非常不對的。

所以我寧願從始至終我想的都只是那個女生而已,起碼這樣可以讓我稍微覺得好過一點。雖然我知道她永遠不可能成為我的女人,但起碼我不會因為想太多其他而做出對社會有危害的舉動出來。同時她還讓我知道我對異性是還有很大興趣的。有人說人這一生是要用來找到生命的另一半的,否則reenex他的人生是不完整的,我可不想不完整的離開這個社會。所以我堅持認為以前的和尚道士的人生是不完整的,現在他們應該是想到了這一點,所以和尚道士也正常娶妻生子了,可不知道他們的後代是不是還是和尚或者道士,也不知道他們的另一半是不是尼姑額。

<< 還有打冰尜(陀螺)的做個小鞭子 | 主页 | 道不清世間百味眉眸若遠山含煙 >>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