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3/11 (Fri) 15:09
靜月淺深雨季纏綿安靜憂傷

若問前世因,今生受者是;若問來世果,今生作者是。逃得了的浮生,逃不了的三世情孽。

當年華歲老,當靜月淺深。浮世荒涼,誰應誰德善健康管理的一段天荒地老,流年素錦,誰負誰的一世陌上約期。支離破碎的浮世鏡裏,亦會是誰的輕指不經意間撥動那名為靈魂的弦?紅塵弱水三千,為你千尋的一世牽念,能否換取你的君若憐見?

猶記初見,彼此是相擁兩不厭。把酒同飲,執琴共看明月,且歌且吟時醉了你,醉了我。到如今,琴音寥落,愁蹙低頭,聲聲唉歎,一任流光菲薄了思念。

曾問,今生的相逢,是前世用淚眸凝結德善健康管理而成的宿願?暖風春雨中的地老天荒和癡心企盼,為何至今只餘下,一人空將天涯望斷?為何所有的風花雪月,都滅於你的眉端,我的弦頭?

時光流殤,往事虛化成片片浮影,將塵埃裏鬱鬱的情孽沉入心之湖,抑或疏離抑或淡定。一任清矜流麗的文字,喟然停泊,孑立於此端,百轉千回之後,遝然成塵……

幾個來世與前塵?我與你,誰又憶了膝關節痛誰?年華歲老。一世,又一世…



<< 十幾分鐘夢遊走過的商業街 | 主页 | 浪漫灑脫的夢想飄逸自由的雲 >>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主页